巩逸阳-巩爽-巩悦灵
扫描关注巩逸阳-巩爽-巩悦灵

手机扫描二维码

庚子秋·中国节爽柒八天记之流水

巩逸阳-巩爽-巩悦灵2020-10-24巩逸阳 109 0A+A-

当中秋遇到国庆,这很中国,我们便叫中国节。有那么一说,十一国庆才是2020年迟到的春节。

9月30日晚,不能用一般宅家躺平形容的爸爸很意外地、太出乎意料地、特别主动地提出让妈妈安排假期的旅程,他全程配合。妈妈懵圈、怀疑了刹那后便是欢欣雀跃的,对于他提出的任何不大对等契约都可以暂且应下。

他倒是聪明的,特殊时期下出温是绝对不可能的,厦门、宁波等一直想带娃去的地儿再次PASS掉。腿上挂着两个“拖油瓶”,即便温州市内,远行也是不太可能的,比如泰顺,没有铁路,三四个小时全都闷在车里看着两小只闹,那会儿会没了耳朵,劝不听的危险不敢想象。

难能可贵爸爸那么“善解人意”,八天不可辜负,那就由着朋友圈指引,指哪是哪吧。八天,我们的旅行乐清转圈圈。

已经有那么几年没有风景了,满眼风景都是两小只,即便感慨高山的壮阔,在栏杆全副武装连个头都钻不出去的情境下,想和山尖尖合个影,路过的阿婆就会好心地说我们一道:不要只顾着拍照,娃没人看多危险。好吧,我们就逛逛那么个意思吧。


D1 西山

想去西山,是因为按常,两千余天后,爽会在这呆上那么千余天。听闻这里是老乐中,风景怡人且幽静,并有学子常年伴着瀑布声读书朗朗,壮志酬家国。我们便去寻访瀑布。

新冠疫情解封后的某个周末便想去来着,当时通往的那条小路因修路而封路,便又打道去了东塔公园。这次来,水泥路刚刚铺成,单边通行,另一边还拉着竹竿子拦截、地上铺着防晒网。

饭米粒

电驴子,到瀑布脚下是很近的。到了这里才知道,这瀑布叫“双瀑飞泉”,度娘了下瀑名来源,谓之“丹霞山南峭崖上,高约七八十米,西山诸水汇流从此出口,分两派冲泻而下,形如白鹤双翅。”古人博观之下的想象力是挺惊人的。

我们到的时候,一只鸭子在水潭中央的一块突石上休憩,孩子们更喜欢这小动物。爸爸试着从光秃岩壁爬上瀑布顶,因俩娃闹着要一起上,告停。于是从对面观瀑亭沿石阶而上。爽和柒是很给力的,妈妈已经气喘吁吁,他们在前头走得欢畅,叫一下“柒宝”,她便很习惯地回头伸出三个手指头比个POSE、假笑也罢咧个嘴。

一路上我们看到了一只蝴蝶轻轻停泊在一只青蛙背上,一只细细的皮管里流着山水,爽走在最前头见到了蛇,蛇吓他,他吓蛇,他和蛇都跑了。

走了一路,到达水库,正在维修。太阳正烈,寻了一大树,刚巧底下两张长椅。爸爸开始研究高德,爽和柒迫不及待翻背包找吃的喝的,这也是他们出来游玩的一大“游乐项目”,堂而皇之吃零食。

在继续向上还是打道回府之间,我们最终选择了撤,高德显示,继续行走可以前往白石。

视频0

下坡似乎容易得紧,当然柒宝这小短腿例外,上山碰都不让碰一下,自立自强,下山了要抱抱。

下到瀑布脚下,以为就这么回去了,爸爸估计心里较劲,因着没能看到瀑布顶,默默地小电驴一拖三,沿着陡峭的山路前往西岑山。小电驴必须好好夸一夸,很是给力,让我们得以顺利登上西塔院,即广福寺,鸟瞰乐清城,很是壮观。爽说:妈妈,我有恐高症。于是爸爸要把他驼在肩头跟乐清城合影,他吓得胡乱抱住爸爸的眼睛、胡乱扯爸爸的头发,弄得爸爸生疼,可是爸爸也倔强,爽越是表现出害怕他硬是要拖着爽的胳肢窝,结果也是弄得生疼,两两不生欢。

坐在石阶上,俩宝贝又翻包往腹中补充了零食,午后四点多,太阳斜下山风起,凉了,真的撤了,下次再来!


D2 家里蹲

乐学: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

——《论语·学而》

今天,做个听话的学生,也为了往后几天的潇洒,爽儿要好好完成作业。

背课文、读拼音、做数独、算加减、跳小绳、做练习……有日常每天要坚持的练习,有假期的作业……相比闲得无聊到处晃荡到处捣乱的妹妹,爽很忙。即便出去玩,看到什么想到什么,拼读是挂在嘴边的,相比最先的p-i=bi、b-i=mi等乱七八糟,凭着学过的几个声母韵母瞎带入,现在ang、ou、iao、ong等还没学过的拼音,都能凭语感正确的拼读出来,爸爸妈妈欣慰,最要紧的是爽自己越来越自信,越来越乐于一路瞎拼拼。多读,其音自顺,其意自现,圣言。

妹妹闲得无聊,兴起就会过来跟着哥哥做锻炼跟着哥哥读,说二宝比大宝奸猾,在于二宝不断地在模仿大宝的路上不断进步。午后妹妹醒来,兄妹俩玩起摊贩买主游戏,一遍一遍不生厌不亦乐乎,爸爸做啥,躲在电脑前看电影玩游戏,妈妈干啥,屈腿弯腰先收拾乱七八糟的玩具房。

视频1

步入小学,不知道是自己让自己忙,还是真的忙,可能是因为没有幼小衔接,空白开始起步,感觉爽是很辛苦的,基本没了玩耍的时间,希望他学会以学为乐,开学月余,爽做得还不错。


D3 乐清的粉戴乱子



昨晚收拾了东西,准备今早公交游黄檀硐,怎奈起不来床,脏衣服还一堆,作罢。

妈妈像一台机器人,搓洗完能装满四个洗衣机的衣服、被子及娃娃,抹完小柒宝的房间,轴承螺丝都拧巴了。坐在楼道翻了翻朋友圈,有说就在乐清城区,海上明月北区边上,一片粉黛乱子,按照这个路线,先粉黛乱子,再市民公园儿童活动区,顺便路过中心将诺姐送给小柒宝的衣服带上,将将好,那就走起了。

最早听闻粉黛乱子是若干年前的芙蓉筋竹涧,想去瞅而一直未去,可见我的行动力并不强,在朋友圈里赏了几年粉黛乱子。今年北塘农业观光园有乱子,娘家隔壁,也一直没去。

在海上明月转了一圈,终于在一个围墙的小门口看到了一小撮的芦苇和乱子。进得小门,里面豁然开朗,在建亭台、水乡式小楼,诸多工人围湖在修葺或浇灌草木,后得知这里是在建东运河生态湿地公园。

中间有一小块粉黛乱子,前后一间房那么大小,爸爸说粉黛应该叫紫黛。乱子挺乱,比较扎人,所以娃娃们不敢靠近,爽从中间一条小径进去,在中间寻得一块窨井盖,我们于是就以这块花丛中的空地为点咔嚓了几张,便听得几个穿古装的美眉好心提醒道:小朋友快出来,里面有很多虫子会咬人。那快跑吧。从乐清北城区到最南区,为了这一小片乱子,前后不过十分钟。

乱子是为了妈妈。市民公园儿童游玩区就是两小只的菜,这里基本妹妹每次“陪”哥哥来妇女儿童活动中心上课前都会来滑一滑、荡一荡、爬一爬,虽然设施简单,他们喜欢。


D4 黄檀硐 


秘境桃花源


传说中乐清的



图|来源网络

意起去黄檀硐古村落也是很早前了,因为传说中她的诸多名头:中国首批景观村落、浙江省为数不多的未受城镇化影响的一座古村落等等,听着传闻便已满满期待,只是妈妈不是自由人,我们的行动总是很难。

自乐清公交开通黄檀硐路线,便又一个星期接一个星期地给一家人拟计划在某某天公交前往,计划了一年多了吧,其实昨天是要去的,公交第一班北城6:30出发, 第二班8:00,第三班根据我们推算应该是9:30,理想赶上8点的公交,然,叫不醒三懒虫。爸爸说明天我们自己开车去好了,行吧,开车吧,这又是娃又是野餐啥的。

图|来源网络

所以D4,我们出发了,也没能是8点,但没有拖到10点。盘山公路弯弯转转,到处是“前方急转弯”的温馨提示,两小只很兴奋,一路玩闹,被纠缠、被左甩右抛的妈妈肠胃已经开始抗议了,没有细数多少个弯弯绕绕,听说有那么12个U形弯道。

从北城出发,四十多分钟车程,我们来到了黄檀硐,进入界地停车收费10元。爸爸一路前行直达古村落。由于游客比较多,村里停车场全满,倒是有交通指挥员沿着山路指挥停车,两个U行弯道已经挨个停得满满当当。

不知里面究竟,所以野餐物品一概扔车上。进得村里,山里长大的爸爸妈妈并没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新奇,娃们对高楼大厦还是古村土房也并没有太多概念。这里的美,可能就是因为它符合了“世外桃源”一说,在谷底盆地,有那么几排比较规整、错落有致的老房子,相对远离外面的世界,中间一条溪流将村子分隔左右。这个时候溪流是干的。

秋日的太阳照样热烈,所以我们选择从左手边小路往上走,背阳。沿路有一条廊,依次排开四五六个土灶,窄窄的灶沿上摆了一圈玉米、芋头、红薯等杂粮,估计可以围坐在灶台边上烫火锅。问爸爸要不要试一试,爸爸很随性“可以呀”。好吧,我们还是先继续往里头逛吧。

再往里不久便是西谷寨门,石阶较下面更为高和陡,所以当爸爸站在寨门顶让妈妈给拍张照的时候,坐在寨门石门槛上聊天的几位大爷大叔就开始吼嗓子了:这么XONG,怎么不管娃,摔下去怎么办?两小只其实就在我的脚边上,乡民们总是很善良很仔细。

穿过西古寨门,可以往前,可以往下。底下传来阵阵嬉笑声,估计人不少。树木林立,一眼还不见底,我们往下走了几步,仨就一屁股坐石阶上了,实在不想下去了。爸爸是一个自由人,噌噌噌下去了,等我们消灭了一波背包里的零食,他回来了,说底下还很远很远。那我们仨是聪明的。

坐着是舒服的,可乱舞的蚊子见不得我们舒服,还是起来往上走走吧。往前,沿着一段山间凿出的水泥路,差不多就走了半圈的黄檀硐,前半圈,基本没有民房。

古村落在后半圈。成了网红景点,开发是必不可少的,民宿、饭馆沿路排排开,有点饿有点累,我们也走马观花,想着早点去车上拿上野餐的东西去五龙谷。


往五龙谷只稍稍走了几步,不知里面还有多远,我们便在路边寻了两棵树搭了吊床,铺了野餐垫,解决温饱事大。

一阵折腾后,下午两点多,太阳躲在了阴云后,爸爸查了下天气,三点左右,降雨概率60%,家里露天还晒着被褥、衣服呢,爸爸嘴里吐槽着妈妈出门游玩还把衣服晒外面使得他玩得不尽兴,一边收拾得最麻溜,是给自己要回家找个十足的借口罢了。

初探确实有点累,说是有瀑布、有水库,都还没瞧见,留着下次探寻吧。拍下了张贴在村口的公交时刻表留用。


D5-6 外婆家

可能早几天跟柒宝说过要去阿婆家里。昨晚临睡前,她搂着妈妈的脖子说:妈妈,想阿婆。妈妈问:妹妹想阿婆啦?要跟阿婆“做队”(方言,一起)吗?柒宝说:爸爸妈妈哥哥一起,去阿婆那里吃米饭、面条。

是想念阿婆烧的可口饭菜了。妈妈也超级超级想念呢。

早上醒来,收拾完已临近中午,赶紧在群里吱声要回去吃饭。

妈妈家,总是养我身,养我胃的地方。平日里粗茶淡饭的他们会倒腾一桌可口的小家宴给过节回来的儿女们吃,还有滋补的,怕你没吃好,怕你忙累了。这时候,我只愿是爸爸妈妈的小儿女,不是两小只的妈妈。

回头还能带上最爱吃的蟹,等夜深人静,两小只睡着的时候,唯一给自己的自由自得时间,慢慢啃蟹,就着可乐,可能因着这几年来难能可贵的小自由,尽管是熬夜得来的,但每每想起,美美享受回味无穷。

永嘉的小奶奶小爷爷和潘老师阿姨这两天也恰巧在这里做客。第二日便想着给这俩小老太婆仙女拍几张照片吧,好歹是个小聚、是个节日,要有那么点留下来的仪式,那便是花海留影,恰巧隔壁北塘有。


D7 市头

昨晚南塘直接回家,所以今天四轮代步车替了小电驴在家,没了小电驴的生活感觉各种不灵便,不远不近全靠双脚11路,还挂着俩拖油瓶。在南塘开了两天荤腥素全席,回到家发现啥菜也没了。四个人手拉手逛去市头菜场,顺便让吃得肥圆又懒于锻炼的小柒宝走走路。午饭时间尚早,我们也不慌,从北大街老街走,两小只能晃出一个来小时。

妈妈比较呆,各种菜认不得几样,所以平日买菜基本在人本超市,菜品算比较新鲜齐全,最主要能一站式购全,菜场比较少去。两小只对菜市场比较新奇,左看右看,一排排的肉、活蹦乱跳的生鲜、各式各样的蔬果,以及来来往往戴口罩的人,鸡鸭鹅被捆绑着蹲在地上等待被卖,他们也蹲在地上目不转睛,小脑袋里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不问问我?

抱大腿

就有摇摇车

傍晚,匆匆弄了最简便的蛋炒饭让爽哥吃了,爸爸送去参加跆拳道绶带仪式。一分耕耘一份收获,爽哥加油!


D8 玉禾庄园

假期倒计时

假期余额严重不足。总是想着即便假期,也要给娃们保持规律作息,怎奈自己不自律,一年到头也就那么几天可以自然醒呢。今天假期最后一天,起不来。

前两天看到赫赫去玉禾庄园玩彩虹滑道,爽哥看到了说也想去玩。问了价格,跟他说要40元,爽哥说他有钱,会带上100元,到时候庄园还要找零60元。爸爸接话了:你都只考虑你自己,不考虑妹妹的吗?爽哥说两个人也够呀,两个人40+40=80,庄园还要找我20元。一年级,学了算术,还是可以跟爸爸过过招的。

自然醒后,给爽哥检查了作业,巩固了部分学过的知识,便到午饭时间。吃完午饭,娃们开始心心念念他们的彩虹滑道了。只是太热,熬到了三点多出发去白石,不成想路程比我们想象地要远上很多,也是山路十八弯近40多分钟。到了才发现,玉禾庄园妈妈来过,当时参加植染,并在旁的这个庄园用午餐了。只是当时这里应该只有农家乐,这些游玩项目还在规划图中。

视频2

彩虹滑道在最里头,娃们几乎是直奔目的地。

柒宝太小,不能玩。爽宝上去玩,给他系安全绳的叔叔跟他说:刚巧这会没人,一会可以再让你玩一次。等到滑到底下,他说:妈妈,耳边都是狂风,不要玩了,不要玩了,太可怕了。随后爸爸下来了,喜欢玩刺激项目的爸爸到底的第一句话是:还是有那么点怕的。

从盖满小风车的石阶上下来,右手边有一座小房子,原先爽找卫生间的时候可能瞧见过,所以出来就直接往那房子里钻,里面是激光瞄靶打枪。问了工作人员,说20元一次,妈妈问爽要不要玩,他歪着头思虑良久,终究还是很不舍得地从口袋里掏出仅剩的20元玩了一把。妈妈有点纳闷,爽宝对钱是没有概念的,自从大班后,爷爷奶奶、阿公阿婆给的红包都由他自己收在储钱罐里,他虽然总会跟这个跟那个炫耀自己很多很多钱(其实就硬币多),但比如100元能换成什么物品他没有概念,谁过生日,他就给谁一张钱,不论大小,那么得云淡风轻,这会儿怎么会磨叽起来了呢。或许是天色晚了,这会儿没人,叔叔让爽宝狠狠玩了一把,完了还让爽把钱拿回去,说留着给他买零食,今天尽都是爽的对眼人。

AUT

UMN

10/8

2020

2020/10/8

AUTUMN


由于到这已近太阳西下,所以里面碰碰床、滑滑梯、荡秋千等一概都是走走过场,便被催着要关门了,假期也归零了。


结语

每个周六,爽哥在中心排满一天培训,妈妈得以静静。长假后,一个周六坐在电脑前流水记之,一个周六选图排版,等爽哥放学。匆匆,留念。


发表评论